本期主題:土壤地下水整治

發行人 :蔡俊鴻

本期主編:林居慶

總編輯 :秦靜如

       

       

107年6月

我國污染場址管理制度及優先整治場址現況介紹
環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瑞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摘要

  為強化我國污染場址管理機制,提升污染改善效率,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以下稱環保署)針對事業類型污染場址研擬場址管理方案,藉由場址分類與等級區分,分別就適合加速解列、依風險評估訂定整治目標、優先整治評估規劃等不同目標之管制作為進行評比與篩選,以利主管機關評估採取對應措施與管理決策之參考。


關鍵字:場址管理、污染行為人、加速場址解列


一、我國污染場址列管現況

  自環保署執行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工作迄今,已逐步由土壤及地下水污染調查查證階段,邁入污染場址影響評估與污染控制整治階段,依照場址的類型可劃分為農地場址及事業場址(含工廠、加油站、非法棄置場址、儲槽及其他等類型場址),統計至106年12月31日止,農地場址共列管3,819處,而事業場址共列管386處(如圖1)。386處事業場址中,污染行為人明確場址計有287處(74%),污染行為人不明場址計有99處(26%)。

  由環保署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管理會105年「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費徵收制度檢討暨調整、規劃計畫(第三期)」計畫成果顯示,運用於農地、工廠、非法棄置及其他場址之基金代支整治成本相關支出金額評估約需至少600億元,支出需求遠高於基金收入,有必要依據場址整治需求及必要性進行排序,將基金支應於污染場址之調查、監督與整治,以最短時間、最少支出完成嚴重污染場址之整治,使基金達到有效利用,加速污染場址改善。



圖1 污染場址列管狀況

  此外,若以列管時間分析,農地場址列管時間平均為3.4年,且95.8%的農地場址列管時間在5年以內,列管時間達10年以上的農地場址僅佔3.1%。而事業場址列管時間平均為5.6年,列管時間未達10年以上的事業場址佔85.5%,達10年以上的事業場址佔14.5%,比例高於農地場址。整體而言,仍有4.2%的場址列管時間達10年以上,亟待加速污染改善進行。列管中污染場址列管時間統計如表1與圖2所示。




圖2 列管中污染場址列管時間累計百分比

  若再考量污染類型,農地場址以土壤污染為主(100%);386處中事業場址中,僅土壤污染計152處(39%),僅地下水污染計141處(37%),土壤與地下水均有污染計93處(24%)。而列管時間達10年以上之56處事業場址中,僅土壤污染計25處(44.6%),僅地下水污染計15處(26.8%),土壤與地下水均有污染計16處(28.6%),如圖3;分析前述56處事業場址之污染物種類如圖4所示,僅有機物污染計46處(82.1%),僅重金屬污染計9處(16.1%),有機物與重金屬均有污染計1處(1.8%),顯示有機物污染確實較不容易進行整治。




圖3 56處列管達10年以上事業場址污染介質統計


圖4 56處列管達10年以上事業場址污染物種類統計

二、強化場址管理推動策略

  為達到場址妥善管理與加速污染整治工作,環保署擬定事業污染場址管理方案,其整體架構與流程如圖5所示。事業污染場址管理方案以事業場址為主要管理對象,藉由場址分類與改善目的設定,督促污染行為人或潛在污染責任人採取污染改善措施,或由主管機關依場址特性採取不同管制作為,達到加速場址污染整治與解除列管的效果。

  管理方案針對事業場址,第一階段將先進行場址分類,瞭解場址污染潛勢高低,判斷場址特性資訊完整度,以利將場址區分為優先整治或優先調查,接續採取必要之管制作為,並可以場址分類與排序,掌握應優先執行的場址名單。

  由於場址污染行為人明確與否,將影響到場址後續適用法令與管制對策,因此,在完成場址分類後,依場址污染行為人是否明確區分為污染行為人明確場址與污染行為人不明場址等兩類型。針對污染行為人明確場址,主管機關可提供行政協助及法令諮詢,並依是否已核定控制/整治計畫以及是否依核定進度執行,依法督促污染行為人或潛在污染責任人積極進行污染整治。在污染行為人不明場址方面,若已有核定控制/整治計畫,則檢視其是否依進度執行;對於尚未採取污染改善作為的場址,則可依場址特性採取不同管制作為,為達到適合加速解列、依風險評估訂定整治目標、優先整治評估規劃等不同目的,設定個別目的篩選條件,篩選符合該目的之合適場址,由主管機關評估採取對應之措施,達到場址有效控管、加速整治、解除列管、活化利用等多重目標。


圖5 事業污染場址管理方案

三、場址分類管理方式

  依據前述事業污染場址管理方案,環保署針對列管中之事業場址進行分類排序,由縣市環保局協助填寫場址完整度檢核表,進一步評估各場址量化評比分數及排序。

  量化評比項目包括場址污染影響潛勢評估總分(以下簡稱TOL)與場址特性成熟度量化評比總分(以下簡稱場址特性總分),分別作為X、Y座標軸,可將候選場址進行四象限歸類,其中TOL作為進行整治優先順序之基準,場址特性總分則作為是否足以進行整治或需先進行污染特性調查之判斷。

  (一) 場址污染影響潛勢評估總分(TOL)

    依據環保署發布之「土壤及地下水場址初步評估暨處理等級評定辦法」,TOL係將污染介質(土壤、地下水)、污染物種類(致癌性、毒性)、污染濃度、場址面積、土地使用(學校、敏感區(包括: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內、飲用水取水口之一定距離內、水庫集水區、國家公園、野生動物保護區、敏感性自然生態保育地、稀有或瀕臨絕種之動、植物棲息地)、場址內住宅區、周界住宅區)等條件納入評估計算,可代表該場址的污染影響潛勢,並藉由TOL值總分是否達1,200分,界定是否為整治場址之基準,亦可作為評定土污基金支出費用優先整治場址排序之指標。

  (二) 場址特性總分

    場址特性總分主要表示場址背景資料之掌握程度,考量場址之污染物種類、污染物平面分布範圍、污染物深度分布範圍、污染熱區、水文地質條件、技術成熟度等,各因子評分級距如表2,由縣市環保局回覆之場址完整度檢核表資料,以各場址考量因素之資料完整度進行計分(高度5分、中度3分、低度1分),將各完整度加總後作為場址特性總分之評比依據。


  (三) 量化評比/等級評定之場址分類

    場址歸類係以TOL及場址特性總分為座標軸,形成4個象限分類,並分別計算TOL及場址特性總分之標準差,其中TOL以1,200分為基準(X軸之0點),場址特性總分以25分為基準(Y軸之0點)。場址特性總分以25分為基準,係考量六項場址特性因素中至少四項為高度確認,兩項為中度確認條件,即適合進入整治階段。

    將場址以4個象限分類,其中:

  1. A類(第一象限):TOL達1,200分,場址特性總分達25分,具備可優先執行整治條件。

  2. B類(第二象限):TOL達1,200分,場址特性總分小於25分,屬於應進行整治,但場址條件尚未充足,對於場址污染瞭解度尚不足,應列為優先執行場址污染調查評估。

  3. C類(第三象限):TOL小於1,200分,場址特性總分達25分,可持續定期監測,若有污染持續擴大之虞者,必要時可進行場址污染改善。

  4. D類(第四象限):TOL小於1,200分,場址特性總分小於25分,應持續追蹤場址現況,若有持續污染,必要時可進行場址調查評估。

    場址分類與管理作為如表3,以4個象限進行場址分類之成果示意圖如圖6所示。



圖6 場址分類成果 (點選圖片可另開視窗檢視大圖)

  四、場址管理推動成果

  由於國內土壤污染及地下水污染場址逐年增加,其中污染來源及污染行為人不明之場址亦不佔少數,為使土污基金有效運用,環保署持續針對污染行為人明確場址加強輔導、追蹤污染改善進度外,另針對無污染行為人之場址進行名單篩選及現況確認,並依據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以下簡稱土污法)授予之權責,動用土污基金主動介入辦理場址污染改善作業。

  因此,環保署依據場址管理方案優先納入無污染行為人且列管時間長之場址,經篩選條件後排序場址名單,以南部某地下水污染場址作為示範性場址(以下統稱案例場址),並執行「無污染行為人場址先行改善計畫」為例,作為我國第一件投入土污基金執行無污染行為人場址改善之案例。

  以環保署自90年執行「地下水潛在污染源調查計畫」為例,其主要為發現案例場址場址範圍鄰近地下環境,疑似遭受含氯揮發有機物所污染,持續辦理污染調查並累積歷年土壤及地下水相關數據後,確認本區域地下水之主要污染物為四氯乙烯、三氯乙烯及含氯揮發有機物污染物,且污染物已有降解為其他之含氯衍生物之情形,包括順-1,2-二氯乙烯、反-1,2-二氯乙烯及氯乙烯,均可能威脅民眾健康及及生活品質。

  案例場址改善範圍區分為三區,如圖7所示,改善場址之A區位屬地下水之下游區域,主要污染物為降解物質,以順-1,2-二氯乙烯(cis-1,2-DCE)、氯乙烯(VC)污染物為主。改善場址B區屬地下水之中上游區段,主要污染物以四氯乙烯(PCE)及三氯乙烯(TCE)污染物為主。改善場址C區屬地下水之下游區段,其地下水中污染物包含有1,2-二氯乙烷(1,2-DCA)、三氯乙烯(TCE),以及氯乙烯(VC)污染物為主。

  透過環保署辦理之「無污染行為人場址先行改善計畫」採取現地生物復育或結合其他整治列車工法之整體性污染改善作業,並於改善場址之A區設置至少50公尺之高污染攔截牆,改善場址之B、C區實施積極之污染改善削減措施,以第一時間促使地下水污染濃度大幅降低,達到降低污染對於人體健康之風險程度,避免地下水污染團持續擴大。


圖7 案例場址分布區域

  為加速完成案例場址改善作業,並有效監督污染改善過程及成效,環保署亦辦理「無污染行為人場址先行改善監督計畫」,由監督單位針對污染改善計畫單位執行所場址改善之工作,進行嚴格之審查、查核及單督作業,內容包括協助審查所有改善計畫相關書件/報告、執行所有施工內容之現場監督與查核作業、定期確認改善計畫是否符合進度、執行污染調查、環境品質監測及改善成效之數據評析,如圖8所示。


圖8 案例場址改善監督流程 (點選圖片可另開視窗檢視大圖)

圖9 案例場址現場施作情形

  案例場址運用多種新穎之調查技術,結合多元工具/模式預估未來濃度變化趨勢,以掌握改善成效及推估污染物濃度達成場址改善目標。此場址採取厭氧脫氯還原之生物整治工法,搭配化之動態雙環塞滲透灌注技術,可動態調整灌注參數、工法、位置、深度或增加灌注,透過傳輸模擬、分層地質模型建構、時間序列流場模擬、多深度細密調查,以多面向評估達成改善成效,現場改善工程施作,且全程以縮時攝影方式,完整記錄場址改善作業,本案例場址為環保署全國第一案以主管權責及監督改善作業之重要示範場址。

  透過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之主管權責及監督改善作業相關工作執行與驗證改善成效,並為國內類似狀況之污染場址建立管理作業模式,以實際執行污染改善、監督、查核、驗證工作,進而建構一套適合於國內污染場址實施之污染改善監督、查核、成效評估、改善期間環境品質監控、改善後驗證及相關場址管理執行程序,作為未來環保主管機關綜理國內場址之污染改善監督、污染驗證施行相關參考,以加速無污染行為人場址執行污染改善,促使受污染場址土地活化再利用。

五、結論與建議

  為提升我國場址管理成效與加速解除列管,建議針對污染行為人明確場址,可由主管機關提供行政協助及法令諮詢,以提高污染行為人、潛在污染責任人或污染土地關係人改善意願,進而加速場址污染整治進度。而污染行為人不明之場址,若尚未核定控制計畫或整治計畫,主管機關可依事業場址管理方案,依據不同目的、設定條件,篩選優先執行場址後主動執行改善;另外,針對已核定控制計畫或整治計畫之執行中場址,則加強依土污法相關規定之監督與要求,以全面提升污染改善之成效。

六、備註

  本文係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管理會委辦「土壤及地下水污染場址整治推動及業務專案管理工作計畫」整理而成,謹此致謝。

參考文獻

1.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土壤及地下水資訊管理系統,https://sgw.epa.gov.tw

2.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民國99年2月3日總統華總一義字第09900024211號令修正。

3.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施行細則,民國99年12月31日環署土字第0990118529號令修正。

4.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土壤及地下水污染場址改善審查及監督作業要點,民國103年11月21日環署土字第1030097321號令修正。

5.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土壤及地下水污染場址整治推動及業務專案管理工作計畫(期末報告初稿),民國107年4月。